我的台湾之旅(三)——国立台湾大学

今天的行程安排:

07:30 用餐
09:30 参访“台湾大学”
举行主题为“两岸大学生学习情绪之自我管理”
12:00 午餐 / 鼎泰丰
14:00 参观故宫博物院
17:30 十杰基金会欢迎宴 / “立法院”康园
住宿:台北肯特饭店

台湾的天气是典型的南方天气,桑拿天,又热又潮。北方人到了台湾真的很难适应,不过,听台湾的朋友说他们来北方,告别是冬天的时候,最无法忍受的就是天气的干燥,每天都要保湿霜啊不停地往脸上涂,呵呵。所以呢,你到了台湾,街上的每家店铺无论大小都会整天开着冷气。嗯,在台湾夏天的冷气和在沈阳冬天的暖气差不多吧。
早上7:20正式用早餐。我和段冶都定了7:00的闹钟,前一天坐了一天的飞机很累,睡得很沉。在这里更要感谢一下接待我们的十杰基金会为我们安排这么舒适的住宿环境。早上起来洗了个澡,然后开始吃早餐。早餐是西餐,自助式的,据说是有1000(250RMB)新台币的标准。很喜欢那里的用餐环境,还有啊,餐厅里负责招待的那个MM很漂亮诶。
吃完早饭,准备去台湾大学参观并参加一个两岸大学生的交流。

这是在去台大的路上经过台北车站。

这是台湾的所谓的“总统府”还是“立法院”来着?应该是“立法院”吧,晚上就在这里有欢迎宴。当然也只是参加基金会招待而已~

在车上,相机排得不是很清楚。这里台湾人在向他们的政府示威请愿。据台湾的同学讲,每个礼拜的规定时间里,任何人都可以来这里以和平的方式向政府请愿。在去台大的路上,还遇见很多人成群结队地往这里赶,标语、小旗、、口号挂满身。这也是台湾人说大陆不民主的原因,这就是他们民主的表现。不过对于形式上的东西,谁知道呢?我们的政府门前也有很多人在请愿呢。

这是在车上排到的台大门口。同志们,下次出去千万不要带DV了,排的都是别人,而且还不容易导出照片供大家看,真是不爽。想放一段DV上来,可是文件又太大。台湾大学成立于一九二八年,也就是民国十七年,前身是日据时期的“台北帝国大学”,抗日战争胜利后改名为“国立台湾大学”。

传钟,背后的这个是台大的标志性建筑,台大的校徽就是传钟的抽象。传钟每天响二十一下,因为相传当年台大校长认为“一天只有二十一小时,剩下的三小时是用来沉思的”。

传钟是在台湾光复之后才设立,到现在传钟已由原来的人工敲响改成自动的了。

接下来举行的是一个“两岸大学生学习情绪之自我管理”的讨论

讨论结束后,由校园导游陪我们浏览整个校园。而这个就是台大的校徽了,留个影,我来过!

台大的学院和设置和我们基本上差不多,只不过是在表述有所差异而已。下面两张就是他们的管理学院和生命科学院了。

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校园里椰林大道了。椰树笔直挺拔,没有树枝,感觉很伟岸。成排的椰树一字排开,那种感觉很壮观。台大有十二景,传钟、新图书饭、椰林就是其中三个了。

在台大遇到了一种很意思的树,树的名字叫“千层树”。顾名思义,就是说他的皮有很多很多的层,每层都很薄,薄得像蝉翼。软绵绵的,摸上去很舒服,用指头轻轻地按下去就会在上面留下一个很深的指印,所以,你想在这样的树上一头撞死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啄木鸟喜欢这种树,因为找出里面的虫子基本上不费什么气力。台大的校园很漂亮,鸟语花香,给人的感觉有点像北大的风格,人文气息很浓重。

在台大访问完后,我们驱车去吃“鼎泰丰”的包子,在那里遇到了何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