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我的八月

博客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一更新了,谢谢那些惦记着我的朋友们 :)不过这个月经历的事情却比以往任何一段事情都要多。如果写起来,每天都要用很长的篇幅去写好几篇文章。
这个八月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上旬都在跑赴台许可的事情,中旬基本都是在台湾度过的,下旬就躲在老家里养肥。
这个八月,可谓之狼狈不堪,运气差到了极点。首先是赴台的许可基本是压着deadline(发现英文很多单词要比中文更加会意)拿到的,每天一早便出发去北京了。到了北京,第二要出发去机场的机场的进修,在赶往北京大学集合的时候整整又比约定时间晚了20分钟,所有的人都在等我一个人,那种感觉是我这一辈子都不愿意再有的。到了台湾的时候,由于是临时借了同学一个行礼箱而且是在晚上收拾的行礼,早上5点出发的,所以我对自己的行礼箱也不太熟悉,在台北机场取行礼的时候差点把自己的行礼忘在了机场,好在出关的时候正好被同行的朋友发现。再后来,回北京入关时需要填写一个个人健康半部的表格,在填表的时候一盒在高雄机场500新台币买的Gentle 7 烟,本来想带回来给兄弟们尝尝的,结果被人顺手牵羊。再从家回学校的时候,发现了最糗的一件事,31号我从潍坊坐1406回沈阳,在离上车还有30分钟,发现自己手上的票居然是30号的,无奈去改签,被告知时间已经过无法改签;想重新买票被告知当天的车票已经售完。在还车开还有十分钟的时候,才买到一张站台票,混上车,再补票,找不到学生证,全价!学到学校发现学生证不见了,具体什么时候丢的不知道;吃饭的时候找饭卡没了,应该是在去北京的之前丢的……如此等等,我再差一点点就崩溃了!
这个八月是新鲜的。从8月1日到今天31日,一切都以一种新奇的方式进行着,前20天都在忙赴台的手续和在台湾进行文化交流。在台湾几天的日子里,从台北到高雄,从阿里山到日月潭,每天的经历都是新鲜的,点点滴滴都让人激动着。我流恋于台湾独特的风土人情,我眷顾着这些日子里和老师、和同学那种深深的感情,谈笑风生,挥斥方遒;我怀念在临别时的那种依依不舍,彼此留了联系方式又叮嘱对方一定不要忘了和自己联系,其实那时我们都希望就这样凝滞;我陶醉于在台期间受到的种种款待,时常被奉若上宾接受礼遇,陪同的彭主任和我们的导游李小姐,从机场接待到最后的摆手告别,无不时时刻刻给予我们最细致的关怀;一路陪同我们游历台北、南下高雄的台湾的同学们,是我们最好的向导。今年冬天,他们就要来大陆了,那时我希望可以再见到这些朋友和师长。
这个八月是舒服的。回家的日子里每天过着像猪一样的生活,吃、睡,比猪还高级一点就是我能看懂电视。生活很规律,晚上9点许睡觉,早上7点起床。爹妈起得更早不到6点就起来了,每天都是我睁开眼正好是吃早饭的时候,或者大家都吃完了早饭我才刚醒过来。吃完饭就是看电视,N多台挨着换。又臭又长的《天若有情》、偶像时尚的《浪漫满屋》,发现无聊的时候无聊的东西最能打发无聊了……然后就给某某某发短信,打发打发时间,无论是谁但是我发现每次都只说几句,可能是我的沟通方式有问题,最后就干脆不怎么聊了。家里添了一位新成员——一只5个月大的狮子狗,妹妹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贝贝,每天逗逗这小家伙、给它洗澡都是我发作功课。虽然我回家只有天,但是它和我是最熟的(不是因为我属狗的缘故哦?)。
这个八月,我一篇日志也没写。
因为,
我在心情享受
从现在起开始恶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