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两年就这样匆匆从指间流走,毕业了!

从第一次来沈阳已经整整两年的时间了,就像是在昨天。但是现在已经穿上学位服,不得不再次收拾行囊准备和两年来朝夕相处的兄弟们说“再见”了。但是我知道,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到了何时,我们都不会忘记这三十多个名字。一张张照片,是我们永不褪色的回忆。

如果十年前有人问我,大学是什么,我会说:大学是很深很深的学问和很老很老的先生。
如果现在有人问我,大学是什么,我会说:大学是睁大了眼睛的孩子,跌跌撞撞的学着长大;
十年后如果有人再问我大学是什么,我也许会很怀念,因为大学是我真正无邪笑过和哭过的地方。
不敢说我对生活了解有多少,但至少我明白在纷杂的社会里和人群中,我久远都是睁大眼睛看世界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