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do博客

4月
03

晚上在一餐吃饭的时候和同学说起寒食节来,我说在家里我们都管清明节为寒食节,回来在网上查了一下才知道,其实清明和寒食是两个不同的节日,寒食比清明要早两天,但是人们习惯将两个节日一起过,再到后来清明的传统保留了下来,寒食的传统少了很多,以至于现在很人过知道有寒食节了。(关于寒食节的来历还有着很悲壮的典故,你可以在这里了解更多)在我山东老家却是两个节日有不同的讲究,清明就是来祭奠祖先、上坟扫墓的,而寒就是一个传统的、热闹的节日。在儿时的回忆中,寒食和春节一样有趣的日子,是我们最期望的节日。对于寒食的渴望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点都不亚于过春节,时至今日,每每想起都有说不完的故事,每每说起心底总是泛着一丝幸福和对往事淡淡的感伤。那些美好的日子自从我离开家乡就再也没有体会到过,我所经历的高楼间人群的节日,却不知有此节日更谈不上那种快乐了。常常感到幸运,似乎这种经历没有人和我一样雷同过,除了我那儿时的伙伴。

过寒食,是要提前做很多准备工作的。

寒食,顾名思义,寒即冷,食即吃,也就是这一天家家户户都不生火,都要吃冷饭凉食。每当寒食要来的时候,我娘总是提前一天烙很多的饼,至少可以够寒食一天全家人吃的,因为那天是不能生烟火的,所以就必须提前准备好吃的东西了,我们家以烙饼、火烧(也是一种饼,呵呵,只有山东人恐怕才能看得懂了)最常见。除此之外,在吃上还有另外的讲究,那就是这一天要吃炒豆,就是把黄豆放在铁锅里炒熟,有的也可以在里面放点红糖或者白砂糖(就像我们吃的糖粘果一样),至于为什么要吃炒黄豆我一直没有弄明白個中玄机。再有要做的准备是我的最爱,哈哈,提前N天就开始盼望准备了——折柳枝和松枝。每年寒食的时候河畔的柳树正值开花,新鲜的叶子青青的,让人看了着实喜欢;说是松树其实应该是叫作柏树,就是叶子不扎人的那种。据说柳枝和松枝都有避邪的作用,在寒食的当天要把这两种树枝都插在门框的两侧,还有要用柳枝来抽打床铺和各个角角落落,让柳树的花落在床上、角落里,那样一年四季房子里都不会招来蛇虫鼠蚁。我之所以喜欢,是因为小时顽皮,最喜欢和伙伴一起爬到树上折柳枝了,在上小学的时候还时常带着我们班上的女生们一起去,我在树上她们在树下,她们用崇拜的眼光看着我把最开的最盛的一枝折下来。还有更好玩的是,在寒食前后柳树枝特别容易做成口哨,找一条光滑的枝条,只要顺着一个方向轻轻地拧,但可以将整个树枝从中抽出来,只剩下了外面一层树皮了,然后找一个锋利的小刀把两端割齐,再把其中一端削去最外层的皮只留下里面薄薄的一层,这样一个口哨就完成了。哈哈,所以一到了寒食,几乎是每人一把小刀的。做口哨,其实刚发芽的杨树也是可以的,而且还会更好一点,因为它们要比柳树粗一点这样声音就会更加洪亮了,如果足够长,还可以在上面打几个小洞,这样一个竖笛就出来了。槐树好像也是可以的,小时候记得成功过一次,不过一定要记得是刚发芽的哦,要不要么拧不动要么就拧烂了。我们那儿松树不多,都人有人看护的,而且大多是墓地,所以要想折松树,唯一的办法就是晚上趁着月色提一尼龙带子溜进去,本来我以为胆子是比较小的,更不用说晚上进树林里的墓地了。但是每年到了寒食,我和几个伙伴下了晚自习,便拎着早就准备好带子朝山顶的松树林进发。那时候也不知哪来的胆子,我们几个人从墓地里穿过,累了便靠在碑上歇一会。我们分工很明确,有人负责上树折树枝有人负责在下面装带子,有负责望风,因为到了寒食松树林看得比以往更加严了。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们一般半个小时就搞定一切了,当然很多时候并不是很顺利的,被看守的人追得满山乱跑的时候也是经常有的,我记得有一次,我们被人追散了,我跑得连自己的鞋子都丟了一只。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可用得上无知无畏了。寒食还有一项让人神往的活动就是荡秋千了。在离寒食还有很长日子的时候,家家户户便架起了秋千。我有一个同伙,每年都数他们家的秋千最大,人最多最热闹,我们经常在他家一待就是一天。足足有6米高,我当时荡秋千还是有两下子的,有时候能荡到和横梁一样高,有时候还会两个人、三个人一起荡秋千。每天放了学我们背起书包便冲向伙伴家里,然后按照来的先后顺序排好队,一个一个的,那种在空中悠荡的感觉,像是在飞。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找到过那种感觉。

在一切都准备好了,那么就静静地等待着它的到来吧。

那天娘起得最早,先是在院子里有柴灰画几个大大的粮仓,其实那很简单,就是一个圆圆的黑圈,边上有一段楼梯,再往里面放一些粮食,喻意代表今年五谷丰登。然后便是用早就准备好的柳条抽打床铺和各个角角落落了,这个时候我已经起床了,如果再不起那就边我一起抽了。还有就是今天是不能在屋子里吹口哨的,所以之前的那些将被全部没收的,因为在屋子里吹口哨就会招来蝎子的哦。我起床后会帮我娘把松树枝和柳枝都在门的两侧插好,那天整个院子里面看起来春意盎然,勃勃生机。接下来就是吃了,吃烙饼,吃炒豆,最重要的是吃鸡蛋!寒食节那天要吃好多好多的鸡蛋的(之前鸡蛋是提前煮好的,到了后来寒食那天才生火煮鸡蛋,似乎规矩没有那么严格了),一般都会一次煮四十都五十个,我记得有一次我娘煮了一百个,都好的鸡蛋是不是能像往常那样直接吃的,要给它们都要上了五颜六色的色彩,大红的,桃红的,绿的,各种各样。而且都了亲戚家这天还要送鸡蛋,也要给邻居家、处得比较好的送鸡蛋,我娘有两个干儿子,所以我们家每年都会送出好多彩蛋,当然也收到好多好多彩蛋了。我最喜欢鹅蛋,因为个大,哈哈,虽然不如鸡蛋好吃。这一天还有一个传统是碰鸡蛋,就是看看谁的鸡蛋硬,谁能把谁的鸡蛋撞破。有时候得了一个皮厚一点的、生命力坚强的鸡蛋我就会拿着满村子里找对手,有时候还真是打遍全蛋无敌手呢。这个时候鹅蛋就派上用场了,再硬的鸡蛋也不可能碰得过鹅蛋,所以鹅蛋很受欢迎,有一次我用一个鹅蛋换了另一个伙伴5个鸡蛋,回家却好一顿后悔把一个大宝贝给送人了。寒食这天小孩子们其实只吃鸡蛋就吃饱了,我小时候不爱吃蛋黄,我妹妹和我相反,所以我出去都带着她,这样就不至于因为浪费回家挨打了。当然,这天荡秋千是必不可少的,而且比前面几天更加的热闹,无论大人小孩都要上去比一比,看看谁荡起来得最高。这一天走进村子里,一定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另外,在我们附近的地方还有放风筝和踏青的习俗。小时候风筝一般都是自家做的,先是父亲做,后来是堂哥做,再后来就是我自己做。很简单,但是我做的没有几次能飞起来,再后来就是买来放了。放风筝,我一般都会我家附近的那块麦地里,和几个小伙伴一起,看看谁飞得最高,谁的最漂亮。当现在再看见风筝的时候,我时常想起我年少时那些伙伴们,不知道他们是否还会像我一样想起儿时的往事?

当然,扫墓也是今天的一项重要活动!早早地吃过早饭,和父亲一起去给祖坟填点新鲜的泥土,就算是扫过墓了。自从上了小学,在寒食的前一天(有时候是在清明节)去集体扫墓,到了寒食这一天学校一般都会放假一天,才能和父亲一起上山为祖坟填土。

随着寒食这一天的过去,春天便真正来临了,一个新的春忙又开始了。寒食那一天也恰逢离立冬150天,是南燕北归的时候,过了这一天,“紫燕衔春泥,东风剪新绿”,一个崭新的春天才算是真正的开端。

自从我离开家乡,游走于城市之间,我便再也没有过过寒食节了!



共有(2)条评论

Diana 发表于 2008-4-03 at 18:17 #1楼

我知道火烧,河北人也吃的。例如保定河间的驴肉火烧。虽然我是不吃的。
我也知道口哨的事。只是觉得杨树的太苦了……[sad]
早上开机看这里还以为你不写日记了。

[回复]


dudo 发表于 2008-4-11 at 16:14 #2楼

嘿嘿~~~似乎你对河北也很熟吗~~
东北的好多习俗和山东很相近

[回复]


随便说两句
名字:
Email:
网站:
内容: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