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do博客

9月
08

第一天。
前天一天在北大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老师简单交待了一下临行注意的事项,晚上北大招待我们三所学校的学生一顿丰富的晚餐,准备着第二天的行程。
9月12日。早上五点在北大畅春园集合。四点起床,洗漱。同学住的地方虽然离北大不是很远,但是打车很不方便,我们两个在路上足足等了十几分钟没有车经过,只好往前走到路口,好不容易等来车,司机又不太熟悉路况,等到达时已经比约定时间晚了20分钟,大家都已经等得急了。没想到,刚一出发就显得如此不顺利。
从北京到达香港,大约三个小时的样子。这次坐的飞机要比上次去青岛时的大,舒服。在香港机场只有两个小时的停留时间,原本是打算在机场吃午饭,但是中间出现了一点小插曲,在出关的时候有两位同学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叫走调查,大概半个小时,而办理入台时由于人比较多手续比较繁杂,耽误了比较多的时间,最后压着时间点登机。午餐只好在飞机上简单吃了点。香港的机场很漂亮,依山临海。据同行的李教授说香港机场(具体名字我不知道)是世界是效率最高的机场之一,内地有可能与之媲美的只有上海浦东机场了。从香港到台北桃园机场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乘坐的是台湾中华航空的飞机,就是那个在日本有飞机因一颗螺丝钉引起爆炸的那华航。在从香港到台北的飞机上,台湾的一家报纸《自由时报》有篇报道很有意思,台湾今年高考录取率为98%,最低分者只有18分(总分500、600的样子,和大陆相似),到了台湾之后才知道在岛内早已闹得沸沸扬扬了。
下午3:00到达台北桃园机场。在出机场的时候,差点把自己的行礼落下了,一来是因为前一天晚上从同学那拿得行礼箱我不太认识,二来有一个人的行礼箱和我的很相似,也不知道是谁点的行礼说是总数够了,结果我也没仔细看,好在在出机场的时候有发现了。说到行礼,我发现即便是飞机运输也不一定就是靠得住的,完全的野蛮装卸,到达台北机场关长虹的行礼箱已经破碎的惨不忍睹,最后协商由机场工作人员来维修,结果没修好赔了个新,在回来首都机场的时候苏捷斯的箱子锁给蹭没了,最后赔了20块钱的锁钱,真是,锁坏了箱子还能用吗?所以有贵重的行礼一定不要入在行礼里一起托运,一定要自己随身携带哦。
出机场时,台湾负责接待的人员已经在门外等候了。机场接待的是“台湾十大杰出青年基金会”的胡纪如执行长和台湾各个大学的学生。从穿戴来看,台湾人很注重礼仪,我们刚下飞机个个短裤悠闲,而来接待我们的西装革履,汗一个。
出了机场大厅,顿时感觉到南方天气的湿热,身上湿透了也不知道是自己身上的汗还是空气里的水分,闷得人喘不动气。到达酒店,安排了房间,我和吉大的段冶住在一个房间。简单休息之后到楼下兑换了1000块钱人民币的新台币。由于台币和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所以银行都没有兑换业务,只能往来大陆和台湾的旅游公司为了方便游客才会兑换少许的台币和人民币,汇率一般在1人民币兑换4.0-4.4台币之间。通常情况下会通过第三方货币转换,比如用人民币先换成美元,然后用美元再买台币,1美元大约30-33台币的样子,不过这样转换就会有点亏了。简单休息,更换正装,前往一家叫做“金玉满堂”的酒店参加接待晚宴。宴请我们的是“台湾十大杰出青年基金会”的执行董事长王甲乙先生。
晚宴后,便是逛夜市。不得不提的是台湾的夜市,从台北到高雄,到处都有夜市而且都很热闹繁华,很有特色,完全可以算得上是台湾的一张名片了,至少到现在还不知道内地哪儿有这么热闹的夜市,小北说,要比北京的夜市热闹100倍呢。西门町,台北最繁华的夜市之一,町,是日本的一个行政单位,在台湾由于日据时间较长,所以很容易发现日本的影子,这一点也不奇怪。西门町,在这里算得上是对台湾的第一印象吧。

台北的夜景,这不是过节日哦。台北的的街不是特别的宽,两边是各式各样的铺子,门牌高耸林立,远望去十分壮观,晚上华灯初上,格外漂亮。

我们的私人导游,俊杰和建伟,两位台湾的大帅哥。后来建伟和我们分手回家的时候,把自己的皮鞋落我们那儿了,晚上十一点多用匆匆忙忙地回来取。让小北同学好生地内疚,呵呵~~~

在台湾,这样报事情似乎很长间,做在车上,公路两边的招贴海报要么支持谁谁谁要么就是攻击谁谁谁无能的。在台湾的电视媒体上,娱乐和政治是两个不朽的话题。而且很多人认为,政治其实就是娱乐的一部分,他们的领导人常常是被人拿来开涮的目标。

街头艺人(不是乞讨哦),歌唱得很好听,我用DV特意录了一段,很动听。

大部分我是用DV记录下来的,照片拍得较少了。在西门町有两个种东西是一定要吃的,一个叫做青蛙下蛋,一个就是阿忠面线。青蛙下蛋是一种珍珠奶茶,喝起来很顺滑爽口,里面加了回了绿色的东东(我不知道是什么诶),从外面看起来很像青蛙的卵,估计是由此得名吧?阿忠面线,是一个很特色的小吃,面线,和面条差不多,但是要细很多,就像是兰州拉面里的毛细那种,这个店的特色就是没有店面,所有来吃面线的人都只能站着吃,我们去的时候外面站了好多人,有排队的,有已经买好了站在或蹲路边吃的,场面看上去很壮观。在这里有些我们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变得很正常,安全套有自己的专卖店,而且做得很出彩,有搭在街面上你不过去看都不可以了,有一个做成了个大奖状,一个写着字,翻过来一看背面是一个安全套。糖果店,很多都把糖果做成便便状,有的形状就更恶了,我原以为只有日本人才会喜欢这么做呢。

在一家便利店买了一张电话卡,像是咱们的200、300卡,找了一个固话机,给家里拨了一个电话报平安。从台北打到大陆属于国际长途,但是话费相对比较便宜,大概是5毛钱的样子。
晚上我们4个人和建伟告别,他去做捷运,我们一起打车回宾馆,晚上十一点老师要交待一些事情。我们住的酒店很舒服,床很软,浴室很宽敞很别致。我很喜欢他们那个衣柜,简单好用。



共有(4)条评论

wawalin 发表于 2007-9-08 at 15:30 #1楼

发现错别字哦:“台北的的街不是告别的宽”。

[回复]


dudo 发表于 2007-9-08 at 16:01 #2楼

“特别”打成“告别”了,呵呵[razz]

[回复]


Joyce 发表于 2007-9-09 at 11:34 #3楼

偶也想去:(啥时候能实现啊~~~`

[回复]


陈妞妞 发表于 2007-9-09 at 18:19 #4楼

台湾帅哥还蛮多!!!!不过不流口水

[回复]


随便说两句
名字:
Email:
网站:
内容: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